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两公司涉虚假宣传被罚,小红书虚假种草为何屡禁不止?

时间:2022-12-14 20:20:17 | 浏览:4353

撰文 | 李岩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天眼查APP近日接连披露两则公司因虚假商业宣传被罚的消息。凭空“刷单”、杜撰种草“笔记”等虚假宣传手段被曝光。罚款20万天眼查APP显示,上海亿火策划咨询有限公司因帮助其他经

撰文 | 李岩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天眼查APP近日接连披露两则公司因虚假商业宣传被罚的消息。

凭空“刷单”、杜撰种草“笔记”等虚假宣传手段被曝光。

罚款20万

天眼查APP显示,上海亿火策划咨询有限公司因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被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元。

处罚事由显示,2021年6月,上海普陀炊还丘岗餐饮服务有限公司与上海亿火策划咨询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由上海亿火策划咨询有限公司为其品牌“炊烟小炒黄牛肉”餐饮店提供点评笔记、小红书媒体推广工作。

另外,天眼查APP还披露,近日,上海佑杰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因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被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元。

手段曝光

事实上,根据公开报道,在网络平台“刷单”进行虚假宣传的案例层出不穷。

那么,用户看到的诸多逼真“打卡”笔记是如何被杜撰出来的?

根据天眼查APP披露,上海亿火策划咨询有限公司2021年7月在微信群里发布招募信息,组织未到店网络达人发表好评文章共计18篇,组织到店体验网络达人发表的好评文章共计10篇,上海亿火策划咨询有限公司收取上海普陀炊还丘岗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宣传费用共计1.7万余元。2021年5月、7月,上海亿火策划咨询有限公司同样采用前述方式为上海米跃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莽漭贸易有限公司进行网络推广,分别收取宣传费用1万元、1.55万元。

天眼查APP还披露,2021年5月,上海佑杰家政服务有限公司为了吸引小红书平台用户对其公司家政服务内容的关注,以“清华-保姆阿姨【35k】管家”为标题撰写商业宣传一则在小红书企业号上发布。

该商业宣传内容显示,李静,毕业于清华大学本科,曾于2016年~2018年在汤臣一品区四口之家任助理;2019年~2021年,在上海九间堂三口之家任管家,统筹安排阿姨工作。

经核实,上海佑杰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在发布上述商业宣传时,并没有收到清华毕业生正式求职简历和应聘申请,李静的人名、资料为虚构,“头像照片”系该公司通过互联网委托他人利用电脑软件修改虚构。

小红书缘何成为“重灾区”?

综合前述两条处罚信息不难看出,相关公司均将小红书APP作为虚假宣传内容发布平台。

小红书作为一款主要面向年轻用户的APP,依靠图文“种草笔记”分享模式迅速走红,成为许多年轻用户购物参考平台。数据显示,小红书用户已经超过2.5亿。

大流量背后带来的利益,也催生出前述虚假宣传的“产业链”。也因为小红书在年轻群体广为流行,其成为“刷单”重灾区。

2019年,小红书曾因炫富、虚假宣传、刷单数量甚至涉黄等内容而被勒令下架整改。彼时,《中国新闻周刊》曾刊文指出,因虚假内容泛滥,小红书面临信任危机。

几年过去,在小红书上刷单等涉嫌虚假宣传行为仍屡禁不止。

除去前述案例,政知君还注意到,2021年初,广德市法院判处陈某双等四人有期徒刑7个月并处罚金。根据安徽网披露,该案系几名被告明知上线人员从事网络犯罪活动,仍将上线人员提供的用于犯罪活动的QQ号,在小红书APP上以发布虚假兼职刷单广告的方式进行推广获利,导致他人被骗。

打假“成绩单”

针对凡此种种,小红书也已建立相关机制“打假”。

2019年,小红书被下架整改。同年年底,央视《朝闻天下》曝光小红书等社交电商平台存在刷流量、假评论、诱导消费等内容。彼时小红书曾就此回应称,黑产刷量行为是小红书一直以来严厉打击的对象,一经查实将严厉处罚。

2019年早些时候,小红书还对外披露,该平台已经建立反作弊团队。当年1月-3月,小红书处理涉及黑产账号138万个,作弊账号38万,作弊笔记121万篇。

几年来,该团队持续“打假”。据悉,自2021年12月16日启动“虚假种草”专项治理以来,小红书共封禁81个品牌及线下商户,处理相关虚假种草笔记17.26万篇、违规账号5.36万个。

2022年月,小红书还对外披露,正式对微媒通告、成宝、南京贻贝等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提起诉讼,这些机构从事“代写代发”虚假种草笔记的业务,小红书要求上述机构立即停止针对小红书的虚假推广交易等行为,并赔偿小红书经济损失1000万元,赔偿金将用于平台虚假种草治理。

资料 | 央视 天眼查APP 《中国新闻周刊》等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