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济南95后女孩逃离小红书:2年时间从素人到博主,拥有近万粉丝

2022-12-14 20:18:31 6461

摘要: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孙姮 李沛青社交媒体深入日常,种草消费蔚然成风。作为一家主张标记生活,倡导分享种草的内容社交电商平台,小红书迎合了众多年轻人的好奇心和分享欲。95后小田接触小红书内容创作领域已有2年时间,从先前单纯分享生活的素人,...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孙姮 李沛青


社交媒体深入日常,种草消费蔚然成风。作为一家主张标记生活,倡导分享种草的内容社交电商平台,小红书迎合了众多年轻人的好奇心和分享欲。95后小田接触小红书内容创作领域已有2年时间,从先前单纯分享生活的素人,到现在拥有近1万粉丝的KOC博主,小红书网红的身份让她感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如今,在维持高速发展和保持社区真实体验之间,小红书正经历破旧立新,在这个过程中,达人和品牌商却陷入了迷茫和焦虑。个体命运映射时代发展,一个KOC博主的成长与逃离,又能给小红书带来哪些思考?

从真实分享到接广变现

“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平台,在这里发现美好、真实、多元的世界”,这是小红书的自我描述。2013年小红书在上海创立,以“Inspire Lives 分享和发现世界的精彩”为使命,用户可以通过短视频、图文等形式记录生活点滴,分享生活方式,并基于兴趣形成互动。

凭借“种草”功能,即分享推荐商品以激发他人购物欲望,小红书迅速破圈,并吸引大批年轻人涌入。2022年小红书商业生态大会公布数据显示,目前小红书月活跃用户达到了2亿,72%的用户为90后,分享者达到了4300万+。

来自济南的95后小田,是这“4300万+”分享者中的一员。

“起先只是在小红书上分享生活,没想到会火。”一年前,原本只是想记录生活的小田,在小红书上发布了第一篇探店笔记,随后一直保持着更新。渐渐地,小田发现自己写的笔记阅读量和粉丝数不断上涨,便开始有商家主动私信她来寻求合作。

小田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自大学毕业以来接触小红书内容创作领域已有2年的时间,从先前单纯分享生活的素人,到现在拥有近1万粉丝的KOC博主,算是实现了副业的成功发展。“目前接一次推广的费用在几百元,月收入可突破千元。”

据小田介绍,当小红书粉丝数量达到5000以上,或者账号拥有一定活跃度,就会收到蒲公英平台的入驻邀请,即可通过官方平台完成商业变现。另外,小红书博主除了在官方平台接单外,也可以通过某些微信群或微信通告小程序接单,例如,螃蟹通告、壁虎通告、试盒、颜述等。

软广营销遍地开花

很长时间以来,小红书一直被看作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平台,一些品牌也将该平台作为重要的内容营销场所。2021年,小红书正式上线蒲公英平台,并要求所有广告都通过该平台进行交易。然而过高的抽佣比例,让不少品牌方和平台博主选择了脱离平台进行私下交易。据业内人士透露,“小红书作为平台会向品牌方收取10%的平台服务费,和博主结算时再收取10%,双向抽佣,而B站、抖音等平台的抽佣标准则保持在5%-7%。”

此外,不少品牌方在商业推广上更青睐于粉丝数不多的素人账号,因为这些笔记看起来更接近消费者视角,往往比粉丝很多的头腰部达人笔记更易种草,但这些账号一般达不到开通商业变现的权限。另一方面,博主若通过后台进行商业推广报备,发布的内容会打上“广告”字样。“大部分品牌找KOL或KOC推广,都希望是‘软植’而不是打上‘广告’标签,所以一些商家会通过私聊的方式进行私下交易。”小田说道。

同时,为了躲避平台监管,一些博主想出了将推广内容隐藏在好物分享合辑里做植入、在评论区通过回复粉丝询问带上品牌名等相关手段。由于软文营销盛行,小红书平台的“虚假种草”也逐渐泛滥。

“小红书曾被比作‘女生的百度’,但现在你能刷到的95%‘种草’都是软广植入,根本不能信。”小田语气中有些许无奈,“例如,小红书一条讲日常护肤的笔记里出现了十件产品,可能有一半都是悄咪咪地植入,它们或许只出现在某张照片的一角,又或者在使用感受中被轻描淡写地带过。”

内容创作陷于数据焦虑

作为拥有近万粉丝量的探店博主,小田每个月大概会接到七八次商家发来的合作。“跟商家预约好时间去店里拍照,然后撰写文案,待商家审核通过后再发布。去店里就餐或者玩耍是免费的,商家还会额外给钱。”为了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小田总会对其拍摄的图片、视频进行后期修饰和美化。在她看来,图片的适当精修更有利于文字内容的传播,也能更好实现流量变现。“但是P图不能过度,更不能失真,不然就会像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滤镜景点’一样,丧失粉丝信任。”

“现在内容造假、流量虚涨成为了探店行业的常态。”小田告诉记者,为了让作品数据更好看,违规买粉、买赞,似乎成了探店博主之间不成文的规定。此外,还有各种小红书互助群,通过群内成员的相互点赞、评论,实现数据的免费增长。“有的商家会要求笔记的点赞量达到某一个值,如果达不到,就只能去买。”

“账号粉丝量越多,博主接推广时的价钱就越高,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买粉丝。另外,很多人也会买赞,因为商家都喜欢赞多的,不买赞的话就会很吃亏。”小田透露道。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小田陷入了对数据的焦虑情绪中。“我没法好好享受探店的过程,从一进店就开始感到焦虑,满脑子都是寻找机位和发掘这个店潜在的热点爆点,如果过程不顺利我甚至会变得焦躁。”同样,一位有着7年探店经验的小红书博主也曾在其笔记中写道:我产生过很长时间的流量焦虑,也不可避免会被数据PUA,甚至内容都是以流量为导向,失去了分享最初的意义。

违规判定标准不明

在经过一个短暂的流量高峰后,小田的账号没再有起色。“现在好像是达到了一个瓶颈期,无论是涨粉量还是阅读量都没再有很大提升。”对此,她开始钻研小红书平台其他流量较好的账号,“我发现笔记封面图中若存有‘美女’‘黑丝’‘露腿’等要素,流量往往不会差,或者笔记标题越新奇、独特,就越易吸引用户的目光。”小田说道。

另一方面,小红书的违规判定标准也令她特别疑惑。“小红书是属于在用户违规后才会发送提醒,平时并不推送相关的政策规定,这就往往导致创作者在无意中违规,并带来封号等无法挽回的后果。”部分用户也在小红书官方账号“薯管家”留言,对于平台内容审核机制进行反馈。

对于小红书的内容举报机制,也有用户提出质疑。“不知道小红书举报成功的标准是什么?骂人的被一堆人点赞,说公道话的却被举报,难道就因为我们不爱点举报吗?”另有用户现身称“有人说个子矮的女生是土豆,我回一句‘说话可以礼貌点吗’就被举报挖苦讽刺。”还有的用户表示,自己并未有违规行为却被限流,向工作人员反映却无果。 

“商业笔记与‘种草’笔记之间的界限一直以来都不是明晰的,平台对此也有一定误判的可能。”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种误判所带来的成本压力需要用户和品牌方承担。对此,不少用户选择通过黑猫投诉平台申诉。

截至11月28日,黑猫投诉平台上共有18236条投诉。其中,记者以“小红书限流”为关键词可获得147条结果;以“小红书封号”为关键词,可以搜到239条结果。

在账号流量受限和多次不明原因违规后,小田放弃了申诉,最终选择了逃离。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编辑 刘庆英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