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mplode(): Invalid arguments passed in D:\wwwroot\127.0.0.1\show.php on line 21
小红书,“P”给谁看-小红书资讯网
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红书,“P”给谁看

时间:2022-10-12 00:35:09 | 浏览:381

“服了小红书的女的了”“小红书女的快去坐牢吧”……是滤镜景点“破碎”后,网友对于小红书的一些玩笑。却也反映了不少人对于这一平台的某些印象:女性为主的社交平台,对于修图PS的过度依赖、消费主义的盛行……图源:微博博主哈德曼的秘封女高中生精美的

“服了小红书的女的了”“小红书女的快去坐牢吧”……是滤镜景点“破碎”后,网友对于小红书的一些玩笑。却也反映了不少人对于这一平台的某些印象:女性为主的社交平台,对于修图PS的过度依赖、消费主义的盛行……

图源:微博博主哈德曼的秘封女高中生

精美的图片,混杂着界限模糊的分享与营销,组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小红书,有自己独特的美学逻辑。而在很多人眼中,美化似乎带有原罪,与虚假、虚荣相关。

在专业摄影领域,小红书其实也是被广泛关注并使用的平台,这次我们请到了专业摄影师和领域内的学者,谈谈他们眼中的“小红书审美”和“滤镜景点”。

在他们看来,辨别一张图是否精修其实并不困难。而小红书er们喜欢修成什么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修?其实是更有趣的问题。

把广东小海岛拍成马尔代夫?

冯平深:时尚摄影师、知名杂志摄影总监、南京广播学院客座教授

作为一名摄影师,我手机中有几个“每天要刷”的APP,其中就包括了小红书。在我看来,国内的平面和视频展示的社交平台中(主要是平面),小红书的审美是远高于其他平台的。但它同时也十分“趋同”。

举例来看诸如此类的“小红书审美”,风景要修成高饱和度、极为colorful的;面孔要拒绝瑕疵、修成某种模式化的精致;而时下最流行的“精致露营”,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图片都是黑色稍微饱和度低、绿色饱和度高、火光漂亮、食物质感很好的一套修法……

以至于那些展示旅行、酒店、美食、美女、生活方式的热门笔记,就职业摄影师而言,猜都能猜出它会采用什么滤镜,调整哪些参数,怎样才会出效果。

当大家都这么修时,要问这样“趋同”是否真的就是好看的?其实修图者未必那么在意。一方面,在对自我表达、个人审美没那么自信的时候,雷同其实是一种相对安全的做法;另一方面,单一化的修图审美背后,在于这样图片更容易获得社交价值。

colorful的、高饱和度的、拒绝瑕疵的,它的确会获得更多的点赞、回馈,甚至在小红书这样的平台中进一步转化成为商业领域的价值。

所谓的“滤镜景点”“过度美化”,其实就个人化的表达而言,比如一个上班族,一年中在五一十一黄金周终于有空旅行,现在不能出国,他/她去广东附近的小海岛玩,硬生生把小海岛拍成了马尔代夫。那又怎么了?他有这样的技术,他有这样的能力,他觉得很开心。就普通大众而言,滤镜景点、修图PS其实不成为一个问题。追求开心就好,自然可以去美化。

摄影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逻辑就是“减法的艺术”:减去不美的部分,展现美好的部分。美化是一定存在的,甚至从拍摄者构思场景、相机原厂功能上就已经开始美化了,也就是我们所说“前置修图”。

美化一个场景,或者是美化一个人,我不认为有错,尽管它有时可能是拙劣的。将莫妮卡·贝鲁奇修成范冰冰,或者将范冰冰修成莫妮卡·贝鲁奇,两者固然都有自己的美,原本的人和事物在修图后失去了自身的特征,这样的“美化”背后是拙劣、不高级。

而令更多大家厌恶的“过度美化”,其实来自于它背后的经济利益和商业利益。一个不怎么样的地方,把它拍得很牛,很多人被骗过去,然后拍摄者和商家借此赚了一笔钱,大家会觉得恼火。核心是还背后的商业利益,让消费者为过度P图的景区买单。有时候我觉得P图本身倒有点蒙冤。

20年前就有“滤镜景点”了

林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摄影专业硕士生导师。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艺术策展人。

20年前,P图的话题就在被反复讨论了。不过限于当年的传播途径、媒介形式相对有限,更多讨论仍限于摄影圈内。

那段时间,随着修图软件和技术变得愈发成熟,一些摄影人会把风景照调得色彩尤为鲜艳,或对人像做一些特殊处理,再拿这些影像去参加比赛。拿PS图片参赛,业界渐渐也会有一些共识,比如过度的P是否是对摄影本身的一种不尊重,或者会影响到摄影者对于影像的认知空间。

如今在摄影比赛中,对于P图都已有了清晰严格的规定空间。纪实类的照片是不能PS的,也就是说不可改变画面的原生状态,不能对色彩进行夸张的调整,至多对明亮度对比度进行微调;对艺术类作品来说,展示纯粹的唯美的艺术,或者展示创意和观念因素,对P图的限制会变得宽泛一些。

当前由于传播方式和传播媒介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以及修图软件和技术的快速发展,人们在网络中展示自己的形象或者摄影成果时,会想把它做的更漂亮一些,更吸引眼球一些,过度P图、滤镜景点的话题在更广泛的空间中被人们讨论。

事实上互联网上已经到达了一个图像泛滥的时代,稍微调一下使其比真实更华丽漂亮,让真实世界披上画意的外衣,这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它也不是一个严肃纪实或者新闻摄影领域,而是一个大众传播的娱乐空间。

但是关键还是一个度的把握,例如对于风景、风光画面,稍微调一下使它画面显得更稳,漂亮一些,和谐一些,目的是把一个真实的世界告诉大家,这这是没问题的。但如果你做了许多移花接木的操作,然后再告诉大家这是一个很美、很自然的状态,但它原本并不是这样,那么它离开真实已经太远了,就违背了我们所说的底线问题。

照片拍得是什么,用在什么场合,表述的是什么,传播目标是什么,把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就会发现过度与否很容易判断。

互联网尽管给人提供了一个更自由更广阔的社交空间,但是我们还是应该保持着对别人尊重,对媒介尊重,对图像尊重的一种立场。

小红书审美真的单一么?

杨莉莉:深圳大学的副教授、视觉传播方向硕士生导师

看了小红书就“滤镜景点”的发文致歉,其中提到“小红书是一个普通人帮助普通人的社区,人们在这里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和经验”,这样的说法也有一些问题。

小红书中,有很多尚未成功实现转化的网红在不停的展示自己、获取流量、争取受到资本关注,一些成功转化的博主软文软图带货的倾向更是非常明显。所以分情况来说,那些为了利益原因的“过度美化”,它确实也有道歉的理由。

只是对于普通人,在日常摄影中去做的美化、PS,它始终是一种个人选择。如果其中不涉及利益转换,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你可以不认同他人的审美,但是你应当尊重他人的选择。

摄影本身是具备一定“欺骗性的”,图像、视频都可能是“所见非所得”。即使它们标榜着自己如何客观,实际上还是会有多少不一的主观,由此造成误解甚至欺骗,很多时候难以避免。

手机厂商也对这种所谓的“摄影欺骗性”是鼓励的,要不然就没有“计算摄影”这回事了。影像在拍摄那一刻就不是客观的:有美化、有云计算、有AI。

如今微信、绿洲、Instagram、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其实都在鼓励人们用图像进行表达与社交,这种现象从几年前开始变得十分突出。“社交摄影”是指从社交图像入手,来看待图像在社交网络上的生产、流通、连接,形成的社会关系的总和。在社交网络时代,人们用图像进行权力控制、身份认同及情感往来。

在社交网络中,人们通过摄影、合影、自拍,一些带有地理位置标签(譬如他人难以前往的地点)的旅拍等等,来彰显自己独特的品味或者展示一些稀缺的社会资源,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进行形象管理、构建社交关系、显示社会资本的一环。分享决定生产,人设决定观看。

一些社交达人的“朋友圈分组”很用心思,根据自己不同场景下的人设,有针对性地分享给不同的人群,受众只能看到分享者想让观众看到的样子,从而使他们的人设更为固化、清晰,确实能在社交关系管理中达到一个非常高效的结果。

如果善于利用社交网络、社交摄影来进行自我形象管理,对于个人是会有一些积极的帮助的。

滤镜景点受到关注后,网络上也出现了“服了小红书的女的了”诸如此类的声音。其实我们在传播学研究中也会关注小红书这样的社交平台,会觉得它并非像传统的刻板印象中的那样——全是追求年轻貌美形象的女性,现在的状态并不如此。

当然,其中会有对又纯又欲、白瘦幼的审美追求并实践的人,但另一方面,其实小红目前也是相对多元的,可以看到对于疾病积极康复内容的展示、如何心理调整的内容的展示、或者说中年人如何打扮自己、度过更年期、健康管理等等……

所以,社交摄影里的“欺骗”,得根据具体语境来理解,不能一概而论。

为一张图去一个地方

白川:时尚摄影师、人像摄影作品包括周迅、张柏芝、莫文蔚、朴树……

因为照片很美,比着照片就去了,34年前我干过这事儿。那是在汶川,一个羌族的寨子,照片是我做摄影师的舅舅拍的,拍摄的时候是秋天,画面光影交错金黄如同油画。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学生,为了拍摄照片里的景色,我从成都坐了几十个小时汽车。当时还没有高速,没有网络,我只能沿途不断的向人打听路线,当我最后真正抵达了那里,结果却大失所望。

时值初春,天气、光线都不好,寨子破破烂烂的,灰突突的画面和那张将我吸引去的照片截然不同。当时的心情可能和去了“滤镜景点”的网友们很相似吧,奔着一个油画般的唯美景象辛苦前往,结果现实中的场景却这么不靠谱。

许多摄影师都会用小红书看场景、找场地,我今年也开始用小红书,其中确实能找到许多有价值的资讯,包括好的风景场景、展览推荐、艺术家作品等等。

但这个时代,我们不再会因为看到照片很漂亮,为了几张图就去某处。用地图或其他软件看实景图,查询一些实拍的视频,很容易就能判断“滤镜景点”真假。

这还涉及一个看得角度,其实我们无须也无法完全复制他人。但小红书现在很多倡导的一种打卡文化,一个东西拍出来很好,那么我也去打卡,两分钟拍照走人,再发一个微信、Instagram、小红书。

这倒也没什么错,只是要看如何去平衡它,我们应该从什么角度去看待事物?摄影能够带来的东西是什么?有些时候开始可能是不太开心的事儿,换个角度去看,其实也是很好的体验。比如现在回忆起当年的汶川之行,最后其实是开心的——去一趟也不完全为了拍照,还有很多美好事物值得发掘,接触不同的人,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

就人像美化来说,变得年轻、完美、害怕缺陷,可能是大部分人或者说演艺圈追求的效果。对于无暇、精致、修图的极端要求,它会涉及个人修养,经纪公司的要求,但其实背后还有一个全民审美倾向的问题。真的东西可能目前不受欢迎,大家还是倾向于一些工业化、标准化的东西。审美趋同是一个世界范围的问题,各个国家会有程度的差异。过度责备社交媒体、P图倒没有必要,背后还有更深层的社会原因。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生肖兔运势网南昌头条新闻网石油期货行情网爱婴岛母婴股票证券网NFT艺术品平台大全今日宿州巴哥犬资讯网商会资讯网CoCo都可优惠券张学友歌迷网蓝月亮洗衣液资讯网同城鲜花配送网美食城资讯网燃气灶品牌网
小红书资讯网-小红书通过机器学习对海量信息和人进行精准、高效匹配。小红书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平台,在这里每月有超过2亿人在分享生活经验,发现美好、真实、多元的世界,找到你想要的生活。新消费品牌通过小红书种草,将流量引入了天猫、抖音电商;实体门店通过小红书种草,将流量引导了大众点评和美团。
小红书资讯网 juyaya.cn ©2022-2028版权所有